見證分享【三】

懷念摯愛的母親

感謝天父賜給我偉大的母親。她在我心中是一位既威嚴又慈愛,外剛內柔,堅毅不屈的母親。她重視每一個家庭成員,希望我們相親相愛,彼此照顧。她又教導我們對其他人不要斤斤計較,要不怕吃虧,待人要寬厚,對自己卻要有要求。若別人對自己不好,自己要內省,不要怕吃苦。母親的學歷雖然只達小學程度,但藉着她的言行身教,以及她待人處事的態度,都深深地影響著她的兒孫。

 

    母親在1930年,於廣東省新塘出生。婆婆因家境貧困,無力照顧母親,便將母親給予另一戶人收養,母親改名為何群。母親自小寄人籬下,培養了她堅強的性格。她18歲下嫁了父親,先後誕下大姊秀英,二哥偉雄及三姊秀清。由於國內政局動盪,父親先獨自離鄉到港,母親則留在國內,擔起家庭重任,獨力養育三名子女。當時生活十分艱難,母親只有忍受骨肉分離之痛,將秀清交給別人撫養。後來,母親終於成功申請來港,她携同秀英及偉雄與父親重聚。其後,母親在香港再度懷孕,誕下了我。當我年幼時,她已經獨自承擔維繫家庭經濟及教育兒女的責任,母兼父職,教導我們在逆境下不可氣餒,只要一家人憑著信,互相關心和支持,總可以克服難關,渡過困境。當時一家人的生活十分拮据,即使姊姊秀英及哥哥偉雄學習的資質不錯,也要被逼放棄升學的機會,以支持家庭的經濟需要。由於一家人齊心努力,家庭的經濟狀況漸漸改善過來,我也可以無後顧之憂,專心向學,後來更升讀大學,投身教育界,貢獻社會,這都有賴母親堅毅的精神,以及為家庭無私的付出。


 
   幾兄弟姊妹後來都成家立室,我們的家庭環境也得到改善,兒孫滿堂。在母親明查暗訪下,我們終於再次聯絡到秀清,與她重聚,並得悉她在國內已結了婚及育有兒女。後來,母親竟然更能聯絡上自己失散多年的生母及兄長,這使她感到老懷安慰。然而,母親與我們卻仍面對不少難處,如她的外孫及孫兒分別因意外及病患離世。在種種難處下,母親仍是堅強冷靜地與我們一起面對。

   記得一齣本港製作的獲獎電影《歲月神偷》,描述一家人如何同心面對困境。正如劇中的對白︰「鞋字有兩邊,一步難,一步佳」,我們一家人也曾面對一個又一個的困難,但透過神的憐憫及母親堅強的性格,我們總能一同步出困境。雖然艱苦的日子導致母親的脾氣日大,但她堅毅的性格、對家人的重視、關心和愛護,令她贏得兒孫對她的敬重。她的女婿及媳婦待她有如親母一樣,十分孝順她、尊重她,並且無微不至地照顧她。年邁的母親在兒孫長大後,漸漸能夠放下照顧家庭的擔子,可以到各處旅遊去享受她的「退休生活」。她旅行時,經常一馬當先、健步如飛,我們也只有加快腳步才能緊貼在她後面。這正如她的人生,總是在前面帶領著我們。


  
   突如其來的事情,往往令人不知所措,叫人難以接受。2008年11月,向來健康的母親,因長期咳嗽及聲音突然變得沙啞,經伊利沙伯醫院檢查後,証實肺癌已擴散到淋巴。住院期間,一向堅強的母親看見鄰邊病床的病友病重及離世,感到懼怕,於是開始願意思考基督教信仰。透過東涌靈糧堂陳鏡如牧師的探訪,母親願意向主耶穌祈禱,後來更願意接受主耶穌作她的救主。經基督徒信望愛堂林慶榮長老的介紹下,威爾斯親王醫院的陳林醫生願意負責診治及跟進母親的病情。陳醫生不但細心診斷母親的病情,向我們講解治療的方法,叫我們一起積極面對母親的病患,更鼓勵母親認識主耶穌。在母親進行化療期間,神預備基督徒義工、教會的牧者及弟兄姊妹去探訪母親,他們為她祈禱並予她鼓勵。陳醫生給母親所選用的化療藥療效極佳,副作用也比想像中少,母親除了幾天較為疲倦、胃口欠佳外,並沒有脫髮,也幾乎沒有嘔吐。那時,一家人分工合作,姊姊秀英負責與醫生接洽,安排母親覆診檢查及進行電療和化療;姊夫、哥哥和嫂嫂,負責悉心照顧母親的起居飲食,為她預備湯水;至於我和妻子佩芬,則每晚致電與母親一起祈禱。母親也願意戒口,積極面對自己的病情。她進行電療後,擴散了的癌細胞竟然受到控制,癌指數降至個位的水平。因着主耶穌的憐憫及我們一家人的努力,我們再一次渡過難關。


 
   家人曾多次想追問陳醫生,希望了解母親的癌症發展到哪一階段。但考慮到母親就算知道自己所患的癌症屬於哪一階段,這對治療也沒有幫助,而且反會影響她自己及家人的心情,因此我一直沒有就此問題詢問陳醫生。後來,我們終於得悉母親最初確診肺癌時,那時已經是第四期,亦即是末期。一些醫學報告顯示,肺癌末期的病人即使使用一些最新的化療藥,一般的存活期中位數也只有十三、十四個月,而且病人的治療過程會很辛苦。然而,因著主耶穌的憐憫,母親的情況出乎意料地理想。完成療程後,母親可以好像昔日一樣,健步如飛,甚至可以從住所步行到上水,踏百多級的梯級走至附近的小山丘。她的聲帶也奇蹟地康復,癌症指數更跌至個位數。母親能夠對化療及電療有如此良好的反應,實屬神蹟。


 
   在母親進行第一次化療期間,哥哥涉及一宗交通意外,並面對訴訟。我們恐怕影響母親的病情,因此遲遲沒有將這事告訴母親。母親完成了第一次化療後,暫停了治療一段時間,她的癌指數再一次緩緩上升。陳醫生嘗試運用標靶治療去控制她的病情,但效果不太理想。後來,母親得悉哥哥因觸犯交通意外條例而要面對被判入獄一年的刑罰,便耐心等待哥哥出獄的日子。哥哥在獄中不但行為良好,而且信了基督,並主動關懷其他在囚人士。當母親知道哥哥信主,覺得難以置信,看見兒子信主後脾氣變得溫和,於獄中生活雖然使他身體較以往消瘦,但反而變得健康了,令她感到寬慰。

 

  哥哥入獄初期,母親的健康情況仍容許她到赤柱探望哥哥。她本希望自己身體情況較佳時,能再到監獄探望哥哥,可惜事與願違,2010年10月,她不停咳嗽,11月6日更因氣促、帶有血痰而入住威爾斯親王醫院,其後再轉往沙田醫院療養,並需要氧氣機輔助呼吸。主診醫生表示,母親的病情惡化,按照母親當時的身體情況,一般來說,壽命最多只能延至2010年末或2011年初。隨著母親的健康情況日漸轉差,腰骨退化,她已無法長途跋涉到赤柱與哥哥見面。我們探望哥哥的時候,他最掛心的是母親的病情,有時想到患病的母親,便不禁流下男兒淚。母親一直希望支撐到哥哥出獄的日子,但是律政司對哥哥的刑期提出上訴,結果哥哥的刑期增加了一年零六個月,即使哥哥行為良好,也要等到2011年底才能出獄。由於母親的身體愈見虛弱,能到監獄探望哥哥的機會變得十分渺茫。當時家人擔心若將哥哥加刑的消息告訴病重的母親會否加重她的病情,我卻認為母親早晚也必會知道哥哥的情況,按照母親堅毅的性格,這消息或可激發她的意志,有助她對抗頑疾。當我將這消息告訴母親,母親的反應是出乎意外的冷靜與堅強,她知道若要見哥哥,必須繼續與癌魔搏鬥。當時哥哥的媳婦嘉雯懷孕,預產期是11月,我們曾經擔心母親能否等到她的曾孫出生,又能否再次與哥哥見面。母親在一次電腦掃描的過程中,意外發現腦部有腫瘤,原來癌細胞已擴散至腦部。醫生馬上替她進行電療和化療,這次是用傳統的治療方法和藥物,副作用較  大,導致母親脫髮。然而,這次治療的果效卻奇蹟地好。感謝神!母親的健康改善,漸漸毋須靠氧氣輔助呼吸。母親在等候哥哥獲釋期間,展現了堅強的意志,哥哥的加刑更好像進一步加強了她的信念,幫助她對抗惡疾。

 

   感謝神!因着祂的憐憫和母親堅強的意志,母親的身體漸漸康復。她不但見到曾孫卓欣出生、成長,後來隨着健康情況改善,她更能夠再次到獄中與哥哥見面,她的癌指數也再次降至個位數字。期間,姊姊秀清申請從內地短暫來港,照顧母親,她也成為母親的支持。陳醫生說他行醫多年,絕少遇到好像母親那麼年紀大的癌症病人,在癌症擴散及復發的情況下進行化療,仍能夠將癌指數降至個位數字,他說這是神蹟,是主耶穌的恩典。母親知道自己的病情再次受控,吩咐姊姊馬上致電我,要我為她感謝主耶穌。而陳牧師探望母親時,問及她何時受洗,母親表示她的心願是哥哥先受洗,自己才願意再受洗。其後,哥哥在2011年3月31日在獄中受洗歸入基督。2011年8月,他透過參與「釋前就業計劃」,每個星期可以回家一天去與家人相聚和探望母親。因著主耶穌的憐憫,母親可以再次與哥哥見面。
在患病期間,跟幾個曾孫見面成了母親生活中最快樂的事。母親對兒孫的要求都很嚴格,對她的曾孫卻特別疼愛。每逄星期六和星期日是母親覺得最開心的日子,因她的曾孫思行、知行、靖藍和卓欣都會在假日陪伴她,她的心情、精神及胃口都會特別好。曾孫們對她每  一個簡單的稱呼及問候,都會叫她從心底裏笑出來,讓她感到老懷安慰。

 

   踏入8月,母親開始行動不便,9月入住威爾斯親王醫院進行檢查。住院期間,靈糧堂的陳鏡如牧師探訪了她,陳牧師邀請她受洗,向眾親友見證她真心信主。9月6日,母親願意接受洗禮,陳牧師當天就在醫院,於家人面前替母親進行了灑水禮,哥哥也能夠出席見證母親 的洗禮。這深深體現了神的恩典,這也是我和佩芬多年的願望。信主不久的哥哥在離開醫院前,拖着母親的手,為她開聲禱告,令我們更感受到神說話的實在,以及神恩典的豐富。

 

   母親受洗後,陳醫生向我們解釋母親的病情。母親的癌細胞雖然沒有在肺部、腦部和骨骼擴散,卻在脊椎神經線散開了。陳醫生指出一般末期肺癌病人的存活期很短,好像母親由病發至今這麼久時間仍活着的情況甚為罕見。由於母親的癌細胞已擴散至神經線,進行治療對她病情的幫助已經不大了,亦因癌細胞擴散至神經線,她也不會感到太辛苦。他提醒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母親的身體情況隨時會急轉直下。母親短暫住院後,可以出院與我們一家團聚,共渡中秋佳節。節日過後,母親的身體轉壞,需要入住北區醫院,其後情況較為穩定後,再轉往威爾斯親王醫院。

 

   母親入住威爾斯親王醫院後,由於住在私人病房,探病的時間較具彈性,很多親友及鄰居都很愛錫她,到醫院探訪她的人絡繹不絕。我們也盡量把握時間陪伴她。當她覺得辛苦時,我會唱詩、讀經給她聽,與她一起禱告,我感到她能經歷著從神而來的平安及安慰。其他家人也會替她按摩,讓她舒展筋骨。9月30日,母親感染肺病,情況很差,所有家人都趕往醫院,不知這是否見她最後一面的機會。我在病房陪伴了她一整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又在她旁邊唱詩、讀經及祈禱去鼓勵她,她的情況又再穩定下來。這段日子期間,雖然母親十分疲倦,但當我們到醫院探訪她或離開前,她都盡力打招呼或回應。此後,她的情況日漸趨壞,手腳出現水腫,平日極能忍受痛楚的她,偶然會呻吟表示辛苦。她臨終前的兩三天,醫生為她注射嗎啡,以減輕她的痛楚。到了10月16日,當天是母親的生日,哥哥來到病房,並為她唱了生日歌。有家人為母親慶祝她最後的一個生日,相信她離開世界返回天家時,也沒有什麼遺憾了。我們也禱告希望天父能在接她返回天家時,讓我們可以在她身邊向她告別。感謝主!祂應允了我們的禱告。

 

   到了第二天,10月17日早上6時,我們接到醫院的電話,指母親的情況危殆,絕大部份家人都能到醫院見了她最後一面。在她離開前的一刻,家人都陪伴著她,包括未信主的家人也一起唱詩歌給她聽,我拖著她的手,給她讀上聖經。當讀畢詩篇46篇10-11節:「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我便發現母親已安詳離世,返回天父懷裏了。

 

   與摯愛的母親暫別,難免感到不捨。即使肯定將來能在天上與她重聚,內心仍有點難捨難離的感覺。但知道母親返回天父懷裏,能夠放下疾病的纏繞,回到那沒有眼淚,沒有痛楚,只有無比快樂的天堂,我們也十分放心。在母親病危時,偉雄曾這樣對她說:「若你感到辛苦的話,可以返回天父懷抱,我們都信了主耶穌,我們只是暫別,就好像乘搭不同班機到同一地方,最終能夠相見。」堅毅的母親知道我們對她離世已有充足的心理準備,天父也息去她世上的勞苦,接她到祂的懷裏,享受安息。

 

 我們以這位堅毅的母親為榮,在未來的日子,我們會努力生活,彼此扶持。願她也能以她的兒孫為榮,又願榮耀歸那滿有憐恤,賜人力量和盼望的神。

JoomShaper